News 新闻资讯

吴乐斌:壮大耐心资本,促进成果转化

发布时间:2024-06-18作者:母基金来源:本站点击:441

     

      近期,“对话科技成果转化”高层论坛暨数字与绿色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研讨会在昌平未来科学城举行。

      本次研讨会在中国技术创业协会指导下,由中国技术创业协会科技成果转化分会、国科创投和昌平区人民政府主办,旨在探讨科技成果转化的有效途径,以及如何通过数字化和绿色化创新驱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DB1A5840.jpg  

     会上,国科创投董事长、中国技术创业协会科技成果转化分会副会长吴乐斌受邀以《壮大耐心资本 促进成果转化》为题发表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与各位同仁分享交流。

一、科技企业的成长过程及其成败因素

     科技成果转化不是一项临时的任务,而是一个永恒的事业。它不是孤立的,而是涉及到多个方面的一系列复杂事件。这不仅是科学家的责任,也不仅仅是科技界的事情,而是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的事业。

     简单来说,科技成果转化就是科技成果从实验室走向市场,从企业创立到成为行业领袖的全过程。在过往的工作实践中,我总结了科技企业成长的五个阶段,以及每个阶段成功的关键因素。

     第一个阶段是从0到1,即从创意到产品。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四个要素:首先是明确的市场定位,能够解决市场的什么问题,可以用“新、精、廉”三个字来概括;其次是原理和方法是否符合基本的科学原理;第三是技术是否稳定可重复;第四是是否具备行业的准入资质。这个阶段是高投入、高风险的“死亡之谷”。

     第二个阶段是从1到10,即从产品到销售。这个阶段需要解决商业模式问题,团队是否完美,技术参数是否稳定,以及是否有安全的供应链。

     第三个阶段是从10到100,即从销售到盈利。这个阶段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存亡,需要考虑销售模式、合理的价格、盈亏平衡点,以及稳健的现金流。

     第四个阶段是从100到1000,即从盈利到上市。上市过程中,需要有科学的法人治理结构,规范的公司治理体系,可持续的创新能力,以及高成长性。

     第五个阶段是从1000到10000,即从上市公司成为行业领袖企业。企业上市只是一个过程,而最终目的是做大做强,成为行业领袖。这需要企业领袖、历史机遇、地缘优势和独特的资源。


二、科技创投的路径

      科技创投至少包含三个方面:项目投资、机构投资,以及创投服务

      项目投资方面,针对不同领域不同阶段,基金只有聚焦和专业才能发展长久。不细分不专业,不专业没市场。国科创投主要服务于中国科学院的科技成果转化。

      机构投资方面,我相信未来可能会有新的趋势,比如针对新型研发机构的投资。新型研发机构是科技体制改革的新生事物,是当前战略科技力量中非常活跃、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新型研发机构具有“三无、四不像”的特点,即无级别、无经费、无编制,不完全像大学、科研院所、企业或事业单位。但这样的机构集合了各方面的优点和特点。目前,新型研发机构主要有政府主导型、院所主导型、大学主导型和企业主导型。

47f6026d22250765e3edf15908b3ed98.jpeg

     以季华实验室(先进制造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是广东省委、省政府启动的首批4家广东省实验室之一)为例,便是一个政府主导型的新型研发机构。我们国科创投正在积极探索投资新型研发机构,相当于从买鸡蛋转变为养母鸡。

     此外,科技创投还要发展完善服务体系,为项目提供科创服务和金融服务。科创服务层面,包括行研、知识产权运营服务等。金融服务层面,则应当建立投、贷、保、租、证联动的生态圈,以保证投资退出的成功率。


三、壮大耐心资本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

     我的体会是,耐心资本并不需要组建新的资本。目前,我国广义货币M2余额已超300万亿元,几乎是美国的两倍。然而这些资金中超过50%是以存款的形式存在,主要是个人和企业的存款,实际上处于一种闲置状态。如果可以将这些闲置资金动员起来,转化为投资科技的耐心资本,这不仅符合当前科技战略发展的诉求,也为这些闲置资金实现价值增长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选择。

     什么是耐心资本呢?耐心资本的特点之一在于坚持长期投资。然而,当前许多资本只追求短期回报,将投资视为高息存款,这是不对的;特点之二在于坚持价值投资,即坚信科技创新是社会发展的希望所在,没有科技创新就没有未来。我们应该相信,将资金投向科技创新永远是正确的选择,只是时间长短和回报高低的问题;特点之三在于坚持责任投资,我们要相信只有科技能够解决当前和未来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是所有投资者需要共同承担的社会责任。

     在美国,70%的长线资金来自于社会保险、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等。而在中国,保险资金对基金的出资比例不超过13%。因此,在推动新型研发机构发展的过程当中,除了需要来自科研经费和基金机构的助力,也需要引导推动包括险资在内的长期资本更多地转化为耐心资本参与进来。这不仅符合其“规模大、周期长、来源稳”的基本特性,也与“超前布局建设未来产业、运用先进技术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展规划天然契合。



Page Top

×

微信二维码